□本報記者劉方文李文波攝影
  在路上他們的10年
  10年,這一群鮮活生動的商業面孔,註定載入中原乃至中國商業史。
  他們是大河財富(中國)論壇10年的常客,如今的他們更是媒體追逐的對象,但如果你回溯到10年前,這些企業僅僅初露崢嶸。
  2005年年末,雙匯發展的營業收入為134億元,凈利潤3.7億元,總資產為35億元;2013年年末,雙匯發展的營業收入為449億元,凈利潤38.6億元,總資產為197億元。
  在這10年間,雙匯發展完成了整體上市,萬洲國際與史密斯菲爾德實現策略性合併,並以71億美元的天價,創下了中美企業購併史上的最大單子。今年的8月5日,萬洲國際在港交所上市。
  在這10年間,萬隆一直是大河財富(中國)論壇的明星嘉賓。他在哪裡,追逐的目光就在哪裡。這位飽經風霜的企業家最真切的感慨是,企業家最重要的特性是,“堅忍不拔”和“創新”。
  今年在鄭州舉辦的亞布力論壇上,胡葆森親口闡述了嵩山會和嵩山資本的由來,但並不為公眾所知道的是,大河財富(中國)論壇的肇始,亦得益於老胡的建議和點撥。而參與大河財富(中國)論壇的嘉賓,亦有多位是受到老胡的邀約來到河南。嵩山會和嵩山資本,有沒有受到大河財富(中國)論壇的影響和啟發?很難有確定的答案。但可以確定的是,10年來,老胡多次在大河財富(中國)論壇上演講,他的商業思想,通過大河財富(中國)論壇的傳播,影響了一代河南企業家。
  10年前,三全食品的創始人陳澤民參加大河財富(中國)論壇。那時候,三全尚未上市,他的兩個兒子都在企業中任高管。6年前,三全食品在中小板上市。同年,三全實現了陳澤民陳南父子的交接班。此後,大河財富(中國)論壇的常客變成了陳南。兩年前,三全食品購併龍鳳食品,從此市場上三顆湯圓中有三全的一顆,成為名副其實的速凍TOP1。
  2012年,大河企業傢俱樂部組織了22家企業前去三全食品參觀、調研、取經,陳澤民陳南父子雙雙出席款待新老朋友。席間,企業家們對老陳最推崇的,不是創造了中國第一顆速凍湯圓,亦不是三全食品成為A股市場上的速凍第一股,而是老陳順利平穩地把權杖交給了下一代,為大佬們的傳承之惑破了題!
  10年前,前來參加大河財富(中國)論壇的華英農業董事長曹家富與財富論壇的演講嘉賓、嘉富誠資產管理有限公司的董事長鄭錦橋不期而遇,曹家富立刻委托大河財富記者與鄭錦橋聯繫,要“談談上市那些事兒”。5年前,華英農業登陸中小板。兩年前,華英農業已經完成了增發……
  大河財富(中國)論壇的老朋友對金龍銅管的李長傑都印象深刻,這位小個子企業家在臺上激情四射地講述他的產品怎麼壓過美國、日本的同類產品走向全球。10年間,他打贏了在美國的反傾銷官司,在美國和墨西哥建了廠。就在近日,他與美國國務卿的“策略對話”獲得了回應。
  在2005年,大河財富(中國)論壇剛剛舉辦的時候,前來參加食品論壇的企業家,只有雙匯一家是上市公司。之後,參加這個分論壇的企業家還是那些企業家,但上市公司卻越來越多,三全食品、華英農業、雛鷹農牧、好想你、牧原股份。至於眾品食業和思念食品,都已經玩退市啦!
  2005年,金星啤酒張鐵山和奧克啤酒孫志廣都參加了大河財富(中國)論壇。2011年,華潤雪花全資收購奧克啤酒,隨後,百威英博收購維雪啤酒,河南的本土啤酒品牌只有金星還在孤獨堅守。2012年,金星啤酒啟動改製……
  這10年,說起前來趕赴財富之約的大佬們確實一言難盡。
  如果你把這些大佬們的企業數據畫一條弧線,你會發現,企業的營業收入、利潤,個個都是“大仰角”。
  昂揚向上的曲線正是中國經濟的現實鏡照,也正是兩位數的經濟增長,才給了這些企業一路快跑的良好宏觀環境。
  但你要是認為,這些企業的成長就是一帆風順,恐怕所有的大佬都笑了。
  2011年,雙匯遭遇其發展史上最大的挫折——3·15事件。萬隆說,那一年,雙匯是“六難疊加”:一是“3·15”央視報道的影響;二是肉類行業的高通脹給企業成本帶來的壓力;三是全國範圍內的用工荒、招工難;四是貨幣政策收緊,融資成本升高;五是消費者對質量問題的零容忍,使食品企業面臨著新的挑戰;六是行業競爭加劇,企業間爭資源、拼價格、搶市場,個別企業甚至藉機採取不正當手段,競爭給雙匯帶來了十分複雜的壓力。
  同樣是2011年,三全和思念遭遇了金色葡萄球菌風波,儘管這裡面原因複雜——冷鮮肉的標準里不限制金色葡萄球菌的含量,但速凍產品卻要求“零含量”,這從技術上來講,幾乎是不可能的;儘管金色葡萄球菌在100攝氏度的高溫下,15秒就會被殺死,但在當時,媒體和公眾似乎對這些理性的聲音,自動選擇了屏蔽模式……
  2012年,華英“病死鴨”事件被爆炒,儘管公司立刻聲明,病死鴨並未流入生產環節,但輿情依舊沸騰,之後,“禽流感”、“速成雞”都沒有漏過華英農業……
  宛西製藥尚未登陸資本市場,你以為孫耀志沒有過度日如年的感受?那你肯定錯了!
  就看這幾年中藥的價格吧,地黃、茯苓猶如過山車,價格漲漲跌跌好幾輪,但宛西製藥的當家花旦——六味地黃丸的價格國家限制了十幾年未變,這之間企業生存發展的成本控制與國家價格紅線之間的分寸把握,難煞了當家人。
  金星啤酒年年都要面對國際、國內啤酒巨頭在河南的跑馬圈地,每年夏天,五尺冰櫃之中的肉搏戰愈來愈白熱化。
  至於說建業地產和天倫集團,胡葆森說了,咱河南的房地產企業過慣了冬天!十年之內九次調控,房地產企業每每在冰火兩重天之間輪迴,沒有強健的體魄,還真扛不過來!
  時間是最好的裁判,優秀的企業家首先要耐得住寂寞、扛得住壓力。
  萬隆殺豬賣肉30年,即使是3·15期間,相當一部分人勸他,“不要把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里”,萬隆依然堅守在“賣肉”的行當里。他的資本宏圖,從中國到美國到西班牙,從未偏離過“圍繞‘農’字做文章,圍繞肉類加工上項目”這最初的16個字。
  同樣,陳澤民陳南父子兩代“專註速凍20年”,儘管速凍業的利潤“比刀片還薄”,但陳南說,“閃電打下來的時候,你必須在場。我堅信速凍行業也會迎來閃電,三全就在這裡等,總會等得到”。
  還用繼續說嗎?還是萬隆的那句話,企業家最重要的品質,就是“堅忍不拔”和“創新”,河南的企業家大佬幾乎都完美地詮釋了這兩種品質。
  在路上共同的棲息之地
  10年,這些企業家一直在路上奔波,即使是最先進的雲數據,也很難給他們的行程找到一個共同的規律。
  但10年間,每年歲末,大佬們都有一個共同方向——他們和諸多的政經學界精英一起,從全球各地奔向鄭州,共赴大河財富(中國)論壇之邀。
  百戰歸來,他們在這一天,洗盡征塵,把酒論道,收穫的,也許是商業思想,也許是商業伙伴,也許直接就是訂單。
  2011年,在3·15之後,萬隆在大河財富(中國)論壇上做了主題演講——《雙匯的2011年》,首次在媒體上向公眾坦露雙匯這一年的風風雨雨,“2011年,雙彙集團經歷了歷史上最嚴峻的考驗。所幸的是,經過幾個月的艱苦努力,雙匯順利度過危機期、恢復期,三季度實現正常經營,日銷售額已經超過3·15之前的水平”。他亦一釘一鉚地談到3·15之後,雙匯應對危機的六大舉措,這對上市公司來說,幾乎是危機公關教科書般的案例。
  同樣是2011年,胡葆森亦在大河財富(中國)論壇上分享了他的判斷,“宏觀經濟在未來一段時間內都不會樂觀”——要知道,那時候可是樓市的“小陽春”,今天回過頭來看,必須為老胡的前瞻點贊!
  老胡在演講中說:“企業的核心競爭能力必須靠自己去培育,而不是被動地等著政策紅包。我最近一年講得比較多的兩個詞:一是根據地。企業家一定要為自己的企業找到根據地,所謂的根據地那就是你企業的立足之地,可以說是市場,也可以說是產品。你在哪個市場,哪個行業中立足,這是你永遠需要思考的問題。二是絕活。也就是我們常說的企業的核心競爭力,作為一個企業,在行業中你的絕活是什麼?當企業找到了自己的根據地,確定了自己的戰略,無論世界格局怎麼樣變化,我們每天干的還是自己這點事,最重要的就是起早貪黑練自己的絕活。”
  如果企業家做到了這兩點,或許2014年的冬天就不會這麼難過……
  至於企業家在論壇上收穫的伙伴,你看看嵩山會吧,5位創始成員,3位是大河財富論壇的老朋友——胡葆森、朱文臣、姚忠良。
  而這麼多大咖聚在一起,訂單這點兒事,還算事兒嗎?
  2005年,思念食品的董事長李偉前來參加當年的“食品豫企突破路徑抉擇”分論壇,當時的嘉賓主持是嘉富誠資本研究有限公司董事長鄭錦橋。隨後,嘉富誠成為思念海外上市的顧問團成員之一。
  2012年,李偉對新加坡市場上的思念食品發起回購,嘉富誠再度為思念的私有化提供支持,鄭錦橋和李偉亦再度參與大河財富(中國)論壇2012年年會。同樣,鄭錦橋還是嘉賓主持,李偉還是思念董事長。
  2007年,剛剛在美國上市的眾品董事長朱獻福在年會之前就把企業成長中遇到的問題交給記者,請記者在年會上提問萬隆,現場偷師。
  2010年,朱獻福走進大河財富(中國)論壇的食品分論壇,就向大家問好:“在座各位不是我的老師,就是我的客戶,要麼就是我的供應商,萬總是我的老師,三全思念是我的客戶,雛鷹侯總是我的供應商。”
  之後,這種“打招呼”的方式在食品論壇幾乎成了“標配”——養殖、屠宰、速凍,本來就是一條產業鏈啊!
  10年,河南的企業家群落在成長、變強,而涓涓細流,匯聚成大河,正是這一個個普通的個體堅忍的努力,才使河南從相對落後的農業大省,走到了中部省份的領先位置。
  而大河財富(中國)論壇,正是企業家們求索之路上共同的棲息之地。  (原標題:在路上,大佬們的黃金十年)
創作者介紹

節能燈具

cp15cpbva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