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BAEMBA的全名是Executive Master of Business Administration─高階管理碩士學位班。由於招生對象及課程目的的特殊性,EMBA的同學都是來自各企業的精英,EMBA入學考試採行口試審查與筆試各半的方式,目的在取得二者間的互補,使目前職位不夠顯赫或公司規模不夠完整的優秀人才可以藉由考試展露實力,同時確保所招收學生的水準,而不善考試者則可透過口試審查出線,避免遺珠之憾。EMBA:讓你再創生涯高峰文——藍麗娟  2004年1月 CHEERS雜誌據調查,上過EMBA的人, 兩成以上換了新工作,三分之一以上升官,三分之一以上加薪。EMBA提供的不僅是商管知識, 更吸引人的恐怕是跟全台菁英緊密交流的機會與環境。 去年,原任光寶集團財務副總經理的余敬倫,跳槽到燦坤實業擔任執行長,造成業界震撼;原任緯來體育台主播的廖士堯,換跑道到陞技電腦擔任北京辦事處總經理,開拓中國市場;前南仁湖集團總監盧明志,被挖角到被動元件廠商雷科擔任行銷副總經理;前杜邦人力資源總經理柴志倫,升任杜邦亞太區蛋白質技術事業營運總監。這群工作十多年的白領菁英,在一年內,做了生涯中劇烈的變動:跨到不同的產業、轉換全新的專業、換到迥異的市場。是什麼樣的原因,讓這群原本已然成就不凡的高階經理人,還能夠往上再攀,站上生涯金字塔的更高峰?其實,深究背後的原因,都有一個清晰的脈絡:念EMBA。根據《CHEERS雜誌》所進行的2004年「EMBA在學生與畢業校友滿意度調查」顯示:22%的受訪者在就讀EMBA期間或畢業後換了工作;高達36%的受訪者得到升遷;更有37%的受訪者的年薪得到提升。進一步交叉分析,台灣大學、政治大學、清華大學的EMBA學生,在就讀期間或畢業後,換工作的比例更是高達36%、27.3%及26.5%。競爭決策速度其實,念EMBA的人,是一群跟時間賽跑的人。他們沒有耐性等部屬蒐集資訊之後再開會做決策,他們要快一步嗅到市場,快速反應,趕快交出漂亮的經營績效,證明自己的能力;他們等不及在組織裡慢慢升遷,也不想在企業裡孤芳自賞,他們要快一點跟別的菁英交手,讓才華早一點被別人看見。所以他們來念EMBA,快速、頻繁的異業交流、資訊交換與個人曝光,讓他們對新機會的判斷與掌握,沒有分秒的延遲或誤差。「速度主宰你的response,在EMBA上課可以benchmarking同學的經驗,學習速度就加快,你對組織的變革與對市場反應的速度也會加快,」台灣科技大學EMBA學生、中菲行總經理周建文指出。周建文讀了EMBA之後,職位從原本的副總經理升到總經理,他感謝EMBA讓他在取得資訊、市場開發,以及驗證決策的正確性等方面的助益。在EMBA,這群高階菁英不再受限於職場裡「老闆說的就是對的」的職場文化,他們會被別的菁英挑戰,可以聽到市場上最真實、多元、複雜的看法。高雄科技大學EMBA校友,統一速達總經理黃千里指出,在課堂上,大家拋掉了原本在企業內的職務,無私地分享經驗與資訊,從各種不同產業與不同角度的看法得到刺激。「大家沒有利害關係,光是一個財務報表,就有四十幾個人化療飲食舉手發表意見,有四十幾種不同的專業的看法,」政大EMBA校友,節目主持人鄭弘儀說。近距離見真實不只為了提升企業的競爭力,這群人在個人職涯上要的是更大的舞台,更大的發揮空間,爬的更高,視野更廣、更遠,做更大的事業。在EMBA相對較無利害關係、對事不對人的學習環境中,這群掌握重要決策資源(也包括用人權力)的高階菁英,隨時都能搖身一變為「伯樂」,將同學欽點為「千里馬」。「翻開報紙,你看不到哪家公司找高階主管,都是透過獵人頭公司,或是私下找人,EMBA就是一個找人的好管道,」萬寶華企管顧問公司總經理李崇領指出,企業的高階主管肩負重要的決策權,需要有良好的資歷與可信任的人格。而在EMBA,看得到一個人真實的樣子,是在談判桌上、餐會上,或兩個小時的面談難以觀察到的。台大EMBA學生,流行藝人、音樂製作人黃舒駿形容,上EMBA時,每一個大老闆或高階主管好像回到小學時代,「上課的態度,準備考試認真的姿態,在乎分數的樣子,令人覺得清純可喜,」他形容。「為什麼很多人跟學生時代的同學結婚?因為離開學校,你很難瞭解一個人真實的樣子,」台大EMBA執行長曹承礎比喻。他分析,念完台大14門課的EMBA學程需時兩、三年,「同一個人,你跟他打拼過,一起做過功課,對他的優、缺點都知道,你知道他很不錯,為什麼不能拉來做自己的左右手?」他說。去年,中山大學EMBA學生,雷科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鄭再興就是因此觀察、熟識,並挖角高一屆的學長盧明志。他還記得參加中山EMBA新生訓練時,第一次見到中山E&I聯誼會會長盧明志,「聽他講話,我就覺得他這個人怎麼那麼臭屁,」他形容。後來,因為一門課必須做一份e化旅遊網的創業報告,報告成績將列為競賽。為了求完美,他找來前一年的報告冠軍盧明志來「試踢館」。盧明志慨然協助,大家熬了好幾夜終於完成,意外的是,鄭再興也獲得這一屆的報告冠軍。「真的!我們是不打不相識,在觀點與思辯上互相挑戰對方!有點英雄惜英雄的味道,」鄭再興說。經過好幾回合的近距離相處,他思考雷科正值國際發展的階段,亟需專業國際行銷人才。於是,主動開口挖角盧明志。「Steven(盧明志)來兩個多月,證明我的決定是正確的,」他滿意地說。找機會,不設限不可諱言,這群菁英來念EMBA的心態,就是要來「找機會」。「會來念EMBA的,很大的原因是碰到瓶頸,不管是企業經營上需要新的專業知識與經驗,或是個人生涯需要突破,」台大EMBA學生黃舒駿說。「對於機會,我不會設限,」就讀台大EMBA期間轉行到資訊電子業的前緯來體育台主播廖士堯說。他記得剛進台大EMBA時,因為氣味相投,與同班同學陞技電腦董事長盧翊存成為好朋友。有一天,盧翊存對他說:「你要不要來我們公司幫我?」結果,他脫口而出:「我不要!當你同學很好,當你手下,要被你使喚。」雖然他拒絕了,心中卻一直記掛著。「我念EMBA不就是因為碰到瓶頸嗎?這難道不是個突破瓶頸的好機會?」他左思右想。3個月之後,他主動詢問盧翊存:「你上次提的那件事,抗癌食物等我念完EMBA再去可以嗎?」結果,盧翊存告訴他,這一、兩年是陞技急速發展的關鍵時期,等到唸完EMBA,機會將不會再有。於是,廖士堯跳槽到陞技,先負責開拓國際市場,現在在北京開拓中國市場。躍躍欲試EMBA給了這群菁英新的能力,當新的生涯機會來臨,自然勾引出他們躍躍欲試的慾望。就像練了新功夫的武林高手,想快一點下山,找對手比劃,試試新功夫的威力。原任光寶集團財務副總經理的余敬倫就是如此。他說,當初念台大EMBA,是因為大學畢業後,十幾年的工作經歷都跟財務有關,他希望念EMBA可以讓他跳出行業與功能別的限制,不與當前的管理趨勢脫節。畢業之後,有一天,EMBA同學聚會吃飯,結果,同學吳燦坤問他願不願意到燦坤上班。後來,他想了想,決定接下吳燦坤給予的挑戰。「如果不是受過EMBA訓練,我或許不敢接下這個職務,」他坦承。一方面,過去的職業生涯讓他可能會自我設限。「我是財務出身,看事情講究成本、獲利性;念了EMBA,才看到run一個公司、面對成長必須要冒的風險,」他說。另一方面,則是職業生涯與年齡帶來的風險意識。「你知道,過了35歲,一個人很難換工作,風險意識會變的很強,因為有家庭、財務、小孩教育的壓力,」他分析。但是,余敬倫受過台大的管理與策略思維的訓練之後,對自己無限的潛力,與未來的可能性,卻有了更大的想像與抱負。「我有更大的熱情敢接受新的挑戰!」他開心地坐在台北市內湖區黃色的燦坤大樓總部,大片窗玻璃外就是無垠藍天。彈簧床上跳動的菁英其實,念EMBA的人,不論在性格或對自我的期許,就像是一群「會跳動的人」,他們站在EMBA這張「彈簧床」上,不跳槽,也會往上升遷。名列《Forbes》排名第170大,EIS外文資訊集團台灣分公司總經理裔式慈,在念台科大EMBA前後,都是國內外商積極挖角的對象。但是,她從來不心動。「我很感念我們公司,我只是美術系畢業,當初在美國MBA都沒念完,10年來,他們讓我有機會做到總經理,我真的很感激,」開朗大方的裔式慈說。裔式慈將台科大EMBA教的管理與策略運用在公司的經營上,「上課對我來說是很大的激發!」她說。結果,去年,EIS的總體獲利表現達到10年新高,她被董事會提名晉升為全球助理副總裁,是亞洲唯一擁有此頭銜的女性,董事長甚至親筆寫信告訴她。「我們全球員工將近一萬人,董事長親筆寫信給我,讓我受寵若驚,」她感動地說。為了擴大自己經營事業的格局,原任杜邦人力資源總經理的柴志倫,念了中央大學的EMBA,畢業之後,到中國擔任杜邦亞太區蛋白質技術事業營運總監。現在,他接手整頓了兩座工廠,讓工廠開始運作,管理好幾百名員工。原任高雄榮總急診內科主任的顏慕庸,去年因為支援救治SARS病患,被轉調到台北仁愛醫院擔任副院長,「一來仁愛就要管八大部會(人事、會計、護理等),還好有中山EMBA讓我現學現用,」他笑著說。儘管《CHEERS雜誌》的調查顯示,不少人因為讀了EMBA而換工作、升遷或加薪,但是,柴志倫卻提醒:如果抱著跳槽、加薪或升遷的目的來念EMBA,可能會化療副作用失望。「EMBA只是轉換生涯的管道之一,如果你是人才,那麼,不念EMBA,你也會有好的機會;如果你不是人才,即使念了EMBA,發展也未必更好,」柴志倫提醒。「這群高階、大老闆看過多少人啊!你如果對他們別有意圖,他們一看就知道,」廖士堯指出。不過,台科大EMBA,中菲行總經理周建文卻認為,「好人才不念EMBA,當然也還是可以有更好的發展;但是,在EMBA這個資訊交流的平台,你的學習速度一定會加快,你的發展速度,也絕對比沒念EMBA的人更快!」周建文斷言。EMBA全名是 (Executive Master of Business Administration)是由美國芝加哥大學管理學院首創的。其實質特徵是一種專為在職工作者規畫的學位制度,它是隨著商界領袖及中層管理人員對補充和更新商務知識,提高經營本領的要求而產生發展的。 MBA與EMBA有何異同   EMBA是MBA專業學位教育的一種特殊形式,二者定位有所差別。由於MBA入學考試需要考外語、數學,這就給那些管理經驗豐富但離開應試環境多年的企業高層設置了門檻。目前國內MBA正出現低齡化現象,考分高的往往是那些大學畢業3年以內、應試能力強的年輕人。而EMBA的門檻大?降低。當然,這並不等於說,只要是老闆、老總就可以讀EMBA,至少,考生的學歷得是大學或等同學歷,同時具備至少三年甚至十年以上的工作經驗。在教學模式上二者也有很大不同,MBA多採用“講授+案例分析+團隊討論”的方式,EMBA則更注重在?發的基礎上,將課程與學員實際體驗結合,因此更適合正在商場實戰的高層管理者。 EMBA的學費   MBA的一個令人矚目之處在於它的“高學費”。按照國際慣例,EMBA的學費要比MBA高出一倍以上,以台大為例,每一學分的學分費高達10,000元,因此修完畢業學分至少在學分費上就得花上四十萬元,每學期註冊費高達七萬多元,而且這些費用中並不包括聯誼會的會費、贊助費、活動交通、食宿等費用。這些費用加總起來,要拿到台大EMBA的學位,恐怕花費不下百萬,而課程每週只有2天。EMBA為什麼收費如此之高?有關專家表示,作?針對大中型企業中的高級管理人員開辦的EMBA教育,它的目標學員就決定了這是一種精英教育,不是以教育目的。請到的師資肯定都是名家,或是產業界之碩彥。 因此,這樣的精英教育,只有非凡的高階管理人才,始有進修之機會。 各校EMBA   目前國內有開設EMBA(或高階管理碩士在職專班)的大學院校,不分組別共計有:台大管理學院、銘傳高階經營管理研究所、政大商學院經營管理碩士 學程、台北大學國際財務金融碩士在職專班、台科大管研所、開南管理學院企管所、清華科技管理學院、元智管理學院、中央企管專班、交大高階管理碩士學程、成大管理學院、中山管理學院、義守大學管理學院等,遍布北中南各地。 每年各校都有新增系所與組別,若您有志報考EMBA與碩士在職專班,請密切注意EMBA豐碩網之各項最新考試消息。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褐藻糖膠
創作者介紹

節能燈具

cp15cpbva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